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大丰收心水免费论坛 > 郑州 >

抱愧郑州

发布时间:2019-05-13 19:0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19年伊始,郑州喜讯频传:全市经济总量突破万亿大关、常住人口突破千万、人均生产总值突破10万元。这是现代郑州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标志着郑州经济社会发展站上新起点,开启新征程。

  取得这样令人瞩目的成绩,对郑州而言,更有着来自历史深处的文化积淀:郑州自古便被人们称为“天下之中”,在中华民族生活创业的广袤大地上一直处在中心位置,发挥着维系八方、通衢天下的交通枢纽作用。从西山古城算起,郑州已经有了5300年的城市发展史;从商代亳都算起,郑州已经成为世界城市群中发展没有中断的年龄最长的城市。

  历史郑州不是一座县城,更不只是一座“被火车拉来的城市”!她是一座被现代火车隆隆车轮声唤醒的三千年王都。你知道不知道,她就在那儿,你认知不认知,她还在那儿。只是,如果不了解郑州这座城市的历史,这不仅抱愧郑州,也显得对家乡无知!

  走进历史、了解郑州的“真面目”,以史为鉴、古为今用,郑州在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激昂步伐中,踏在深厚城市文化根基之上,必将走出更为夯实的脚步!

  中国城市发展已有五千多年的历程。沧海桑田,在社会与自然的多重因素下,许多城市衰亡了,许多城市兴起了,演绎了一部起伏跌宕的城市发展史。

  历史上,中国存在过一万余座城市,但中国统计年鉴2018版告诉人们,目前仍为城市的总共只有2129个,其中,地级市294个,县及县级市1835个,这些城市都历经沧桑,有着自己五彩斑斓的发展史,有着自己引为骄傲的创世历程。他们或因自己丰厚的历史文明而使人敬仰,或因自己创造的时代奇迹而引人瞩目,他们总能引经据典说出自己的故事,他们总能以自己曾做过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都城而霸气十足。

  但是,引经据典说出自己故事的都是史册产生以后的城市,霸气十足也都是王气未消距今不远的王都。而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是从孔子作《春秋》开始的,记载的不过是二千七百年以来的史迹,中国的王朝时代距今已经四千余年,王气未消的王都也不过是近千年的往事。这些城市拥有的不过是近两千年的城市发展史。那么,三千年前的城市在哪里?中国最早的城市是谁?现代考古给了人们一把打开秘密的钥匙。

  考古成果以埋藏在地下的真实存在为依据,梳理了中国城市的清晰发展轨迹,无可质疑的为当今各个城市明确了前世今生。

  依据考古成果和历史记载,以今天市区建城时间为标准排序,在经济总量过万亿、堪称当今中国最发达的16座城市中:

  在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历史文化名城建城时间排序中,郑州公元前16世纪建商城时间最早排第一,安阳公元前13世纪建商城排第二,洛阳公元前11世纪建西周王城排第三,北京公元前11世纪建立薊城排第四,南京公元前472年筑棠邑城排第五,开封公元前363年建大梁城排第六,西安公元前202年建汉长安城排第七,杭州591年在凤凰山依山筑城排第八。

  拂去历史的尘埃,在中国现代城市群中,无论是在最发达的16个万亿俱乐部城市中,还是在历史最悠久的历史文化名城中,郑州竟然都是建城时间最早的城市。

  细细盘点历史最悠久城市的发展史,我们发现,由于历史的风雨,很多城市建成之后城址几经迁移,如洛阳、西安、北京、杭州等,而郑州自公元前16世纪建城之后,3600年来,城址从未迁移,居民从未离去,至今仍为繁华都市,这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城市发展史上都是一个孤例。如今,在郑州紫荆山路与城南路交叉口的郑州城墙断面上,人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城墙主体为商代所筑,商代城墙之上,分别叠压有战国时代修补的城墙、两汉时代修补的城墙、唐宋时代修补的城墙、明清时代修补的城墙,一面墙上清晰标有3600年的历史年轮,这在世界城市中是唯一。

  郑州商城内城南城墙剖面上显示,自商代建成后,汉、唐、宋、明、清屡有修筑,历时3600年

  在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悠长岁月中,建立过许多王朝,产生过许多王都,他们是那个时代文明的高度,引领着社会的发展。研究成果表明,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先后建成过四百多座都城,但是,他们中的很多随着王朝的消亡而衰亡了。中国古都学会根据曾做过全国性政权都城、曾对中华文明有过重要影响、现在还是繁华都市等标准,评出北京、西安、洛阳、开封、南京、杭州、安阳、郑州八座城市为中国八大古都。在这八座大古都中,谁是中国最早的都城呢?

  2007年,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时任中国古都学会会长朱士光主编的《中国八大古都》一书,书中请八个城市研究本市历史的专家撰写了自己的都城发展史。

  北京是从公元前11世纪开始做都城的,先后做过燕、蓟、辽、金、元、明、清的都城。

  西安是从公元前11世纪开始做都城的,先后做过西周、秦、西汉、西晋、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唐的都城。

  洛阳是从公元前19世纪开始做都城的,先后做过夏、西周、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唐、后梁、后唐、后晋的都城。

  开封是从公元前4世纪开始做都城的,先后做过魏、后梁、后晋、后汉、后周、宋、 金的都城。

  南京是从229年开始做都城的,先后做过东吴、东晋以及南朝的宋、齐、梁、陈的都城。

  郑州是从公元前21世纪开始做都城的,先后做过夏、商、郐、虢、管、祭、郑、韩的都城。

  依做都城时间排序,郑州做都城时间最早,公元前21世纪开始做夏代早期都城。洛阳第二,公元前19世纪开始做夏代晚期都城。安阳第三,公元前13世纪开始做商代晚期都城。西安第四,公元前11世纪开始做西周都城。北京第五,公元前11世纪开始做蓟国都城。开封第六,公元前4世纪开始做魏国都城。南京第七,公元3世纪开始做东吴都城。杭州第八,公元10世纪开始做吴越都城。

  纵览中国八大古都城市,郑州不仅是最早成为都城的城市,而且是做都城时间累计愈千年的城市,夏代以郑州为都约二百年,商代以郑州为都约三百年,管、郐、虢、祭、郑、韩以郑州为都约八百年,与北京、西安、洛阳同为千年古都。

  悠久丰厚的为都历史,给郑州留下了灿烂的文化遗存。在八大古都城市中,郑州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74处屈居北京的128处之后排第二,比西安的52处多了22处,比洛阳的43处多了31处,比开封的19处多了55处,比南京的49处多了25处,比杭州的39处多了35处,比安阳的23处多了51处。彰显了郑州雄厚的历史文化底气。

  中原地区是中华文明的摇篮,也是中国城市的发韧之地。早在三千年前,这里便国都连缀,城邑相望,演绎了中国城市群发展的最早辉煌。而郑州是那个时代中原城市群的缔造和引领。

  考古成果告诉我们,在河南18个地市中,依行政区域内建城时间排序,郑州公元前33世纪构筑了中国最早的夯筑版城——西山古城,放射出中原城市文明的最早曙光。

  紧随其后,南阳在公元前32世纪建构了龙山岗城,安阳在公元前27世纪建立了后岗城,漯河在公元前26世纪建立了郝家台城,濮阳在公元前25世纪建立了戚城,新乡在公元前24世纪建立了孟庄城,周口在公元前23世纪建立了平粮台城,焦作在公元前23世纪建立了西金城,许昌在公元前21世纪建立了瓦店城,平顶山在公元前20世纪前后建立了蒲城店城,洛阳在公元前19世纪建立了二里头城,鹤壁在公元前12世纪建立了朝歌城,三门峡在公元前11世纪建立了上阳城,驻马店在公元前11世纪建立了蔡国都城,商丘在公元前11世纪建立了宋国都城,济源在公元前11世纪建立了原城,信阳在公元前7世纪建立了息城,开封在公元前7世纪建立了启封城。在中原城市群中郑州是建立最早的城市。

  自那时起到秦汉,先后建造了4300年前的古城寨城、4100年前的王城岗夏代都城、3900年前的新砦夏代都城、3800年前的望京楼夏代卫城、3600年前的二里岗商代都城、3400年前的小双桥商代都城、3000年前的娘娘寨两周古城、2700年前的郑韩都城、2200年前的荥阳故城等,它们中有邦国之城,也有王都之城,有诸侯之城,也有郡县之城,开创了中国城市建设和规划布局的先河,演绎了早期城市发展变化的完整历程,筑起了中国城池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特别是自夏代开始,在今天郑州7446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便出现了城池相望、携手发展的格局。目前,已发现夏时期的城池6座,商时期的城池5座,周时期的城池23座,既有数十平方公里的庞大都市,也有百万平米的王侯封邑,还有数十万平米的城池聚落,缔造了中国最早的绵延不绝的区域性城市群。

  公元前21世纪,夏王朝在郑州王城岗诞生,开启了中国一统王朝的历史,由于人为和自然的原因,新兴稚嫩的王国不得不频繁迁都,从王城岗迁到了许昌瓦店,从瓦店迁到了郑州新寨,从新寨迁到了郑州斟鄩(zhēn xún),最后又从斟鄩迁到了洛阳二里头。从这个意义上讲,许昌和洛阳建立的瓦店城与二里头文明是由郑州迁建而去的。

  公元前16世纪,商王朝在郑州管城立都建国,将青铜文明推向高峰。后来,商王朝也频繁迁都,最后落脚安阳,安阳殷墟也是郑州商城的继承和创新。

  公元前7世纪,郑州的郑国为了发展壮大,实施“启拓封疆”战略,在今天开封的朱仙镇建立城池,取“启拓封疆”中“启封”二字用作城名,后来,为避西汉景帝刘启名讳,改名开封,这便是开封最早城市及其名字的由来,最早的开封也实为郑州人所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国历史进入春秋战国后,王国时代在腥风血雨中落幕,强悍的帝国时代以秦王朝吞并六国而登上历史舞台,中国进入冷兵器时代。无险可守的郑州完成了缔造中原城市群的担当之后,开始将引领中原城市群发展的重任交由洛阳、开封接掌。

  历史发展壮阔而多彩,城市发展澎湃而曲折。郑州在完成开启中国城市先河、创立中国最早王都、缔造古代中原城市群历史使命之后,开始了自己的另类人生,但在中国城市群中,她从来没有消失,也一直肩负领衔区域发展的重任。

  秦王朝统一后,全国实行郡县制,汉初郑州为三川郡,郡治今日古荥,下辖管县、荥阳县、巩县、京县等。

  曹魏正始三年(242年),在古荥设荥阳郡,下辖荥阳、京县、密县、苑陵、中牟、卷县、开封、阳武等。

  南北朝时,全国实行州、郡、县制,郑州为北豫州,州治虎牢,辖河南(洛阳)、广武、成皋、阳城、荥阳等郡。

  隋、唐更名荥州、郑州,州治管城,辖汜水、密县、荥阳、荥泽、成皋、管城、圃田、须水、清池等。

  北宋时,郑州为四辅郡之一,称西辅,地位重要,“西辅”一度成为郑州别称。后再升奉宁军,地位高于州、府,下辖管城、新郑、荥阳、荥泽、原武5县。

  金国占据中原,郑州辖管城、荥阳、河阴、原武、密县、新郑、荥泽、汜水等县。

  明、清实行省、府(直隶州)、县三制,郑州为州,领荥阳、荥泽、河阴、汜水四县。

  1913年,国民政府统一废州府为县,郑州由直隶州改称郑县,不仅郑州,全国州府统改为县,如杭州府改为杭县、开封府改为开封县、长沙府改为长沙县、武昌府改为武昌县、西安府改为长安县、河南府改为洛阳县等。

  1928年国民政府公布《特别市组织法》和《市组织法》后,全国先后组建南京、上海、天津、青岛、汉口、重庆、北平、广州等8个特别市和杭州、郑州、宁波、安庆、梧州、南昌、苏州、九江、开封、成都、汕头等 11个普通市。3年后全国撤市为县,郑州再为县,但直辖省府。

  1932年,国民政府设置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河南省第一行政督察区设在郑州,下辖郑县、中牟、密县、新郑、广武、荥阳、开封等13县。

  1948年10月后重设郑州市并设置郑州专区,辖荥阳、成皋、巩县、密县、登封、郑县、新郑、长葛、陈留、开封、中牟、洧川、尉氏、通许、杞县、兰封、考城、东明等县。

  在秦之后实行的地方行政建制中,郑州一直是区域性中心,全国实行郡、州、县时,郑州是首批建立的郡、州、县。在全国实行市建制时,郑州是全国首批设置的19个市之一。在河南省,郑州是第一个设市的,比开封(1929年设市)、洛阳(1949年设市)都要早。历史上,郑州管辖的范围虽有变化,但大体是今天所辖,但在魏晋、民国、新中国初期,郑州管辖范围更大,囊括了今日开封市辖范围、洛阳市部分区域,甚至远到东明、原阳、长葛等。因此,被一些人常提及的郑县,只不过是民国时期全国统一行政区划管理改革的瞬间,仅有短短二十余年,尽管称县,但建制仍为州市级,直辖省府,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县。

  居天地之中,采八方灵气。郑州人在接纳各地文明元素中融汇重铸,创造出了一系列灿烂的古代文明,这些创造每一项都是中华文明中的标志。

  在郑州西山遗址发现的5300年前的城池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夯筑版城,郑州最早创造了版筑造城技术。

  在郑州古城寨遗址发现的4300年前的廊庑建筑遗址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四合院建筑遗址,郑州最早创造了宫殿建筑形式。

  在郑州李家沟遗址发现的夹砂陶是中原地区发现的最早陶制品,郑州在中原地区最早创制了烧陶技术。

  在郑州青台遗址发现的5500年前的丝绸遗物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丝绸遗物,郑州最早发明了丝绸织造。

  在郑州牛砦遗址发现的4500年前的冶铜坩埚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冶铜实物,郑州最早开始了青铜冶炼。

  在郑州铭功路商墓发现的3600年前的瓷器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原始瓷器,郑州最早创制烧造了瓷器。

  在郑州顺河路商代祭祀坑中发现的3600年前的金泊饰品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金泊饰品,郑州最早熟稔了黄金的使用。

  在郑州商代墓葬中发现的3600年前的多粒海贝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贝币,郑州最早开始使用货币。

  在郑州大河村遗址发现的5000多年前的彩绘天象图是中国最早的天象观测记录,郑州最早开始了天文观测研究。

  郑州人在5000年前开始观测天象,这是郑州大河村遗址内发现的人们在陶器上绘制的天文图像

  郑州关于“天地之中”的学说是中国最古老的宇宙观,郑州最早开始了历法的研究和制定。

  而由建都于郑州的黄帝、夏王朝、商王朝制定的《黄帝历》《夏历》《殷历》,证实郑州是中国最早历法的制定者。

  在郑州古荥冶铁遗址发现的2000年前的球墨铸铁技术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早铸铁技术,比西方早了1800年,郑州是这一技术的最早创造和掌握者。

  发明与创造是人类发展与进步的永恒动力,郑州人的这些创造引领了古代中华文明发展之先河,成为后人文明征途上进步的阶梯。

  凭借中天下而立的优越区位,郑州一直是中国文化交流的十字要冲。在八面来风中,郑州这片文化沃土凤凰涅槃,树立起一座座中国文化丰碑。

  五千年前,伏羲伫立于郑州洛汭之畔的山巅,凝视滔滔黄河与滚滚洛河之汇流,巡察日月星辰四季之交替,思虑人间沧桑之无常,探寻万物变化之规律,创立了朴素的太极八卦哲学思想。

  春秋时,生于登封的政治家管仲主政齐国改革,使国力大振,成为春秋首霸。 子产将刑法铸于铜鼎昭示于人,首开中国成文法之先。邓析首倡“名辩之学”并开诉讼之业,成律师鼻祖。 申不害以“法”治国,以“术”理政,成为行政管理学始作俑者。韩非提出的“君主专制、中央集权”理论,影响中国两千余载。 列子主张循名责实,无为而治,著作篇篇睿智,蕴含哲理,成为道家先祖。苏秦“头悬梁,锥刺股”,终成纵横大家,贵配六国相印。桑弘羊总管西汉国家财政20余年,力主工商富国,盐铁官营,为汉武帝文治武功奠定了雄厚基础。

  公元1世纪,天竺智者摄摩腾和竺法兰来到郑州青龙山,搭起庵棚,讲经说法,自此,佛教开始传播于中华大地,郑州慈云寺因此被中国佛教界尊为“释源祖庭”“华夏作寺之始”。还是在东汉,太学生张陵入嵩山石室隐斋九年,悉心研究黄老之术,后入鹤鸣山开创“五斗米教”,竖起道教的大旗。

  北宋年间,重文轻武的大宋王朝在嵩山之阳建起了学术研究中心崇福宫和学问传播中心嵩阳书院。范仲淹、司马光、程颢、程颐、朱熹等几乎所有北宋名流云集嵩山,穷究学问,终使儒学迎来自孔子、董仲舒之后发展史上的第三次高峰——程朱理学,影响中国社会千年。

  汉佛初祖摄摩腾和竺法兰在郑州青龙山开坛讲经说法,建立慈云寺,被佛教界尊为“释源祖庭”和“华夏作寺之始

  名山中岳铸造了郑州人雄浑豪放的性格,大川黄河哺育了郑州人瑰丽多姿的情怀。当华夏民族开始用诗的语言抒发情感的时候,郑州人便成为一波波唱合中最拔萃的方阵。 一部《诗经》记录了中国二千五百年前人们心灵的倾诉,其中的160首十五国吟唱中,郑州人的诗作占了六分之一,无论情、爱、恨、思,郑州人以赋、比、兴的艺术手法,淋漓尽致地唱出了心中的痛快,助推中国文学发展铸起第一座高山。 汉赋是中国文学史上的精彩篇章,郑州人潘安不仅貌美,其赋作更是拔乎其萃,词藻优雅,充满情感,登魏晋辞赋之顶峰。特别是《悼亡诗》更成为中国文学史上悼亡题材的开先河之作。

  中岳庙是五岳中现存规模最大的道教庙宇,也是保存历代文物最多的道教庙观,自秦代建立已经有二千多年的历史

  唐代是中国古典诗作发展的顶峰,郑州人的作品占其八分之一,成为唐诗诗坛上毫无争议的霸主。

  生于巩义、胸中激荡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炽烈情感和不惜自我牺牲的高尚精神的杜甫,以臻于妙境和化境的文学成就列为“世界文化名人”。

  作品与时代紧扣,与人民同行的新郑人白居易,叙事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家本荥上,籍占洛阳”的刘禹锡,无论短章长篇,都充满哲理和挚情,振衰起废,催人向上。

  生于郑州并逝于此的李商隐,以深情、缠绵、绮丽、精巧的诗风名扬诗坛,成为古代情诗中无人逾越的高峰。

  唐诗三大家,郑州有其二,更有杜审言、李颀、刘禹锡、李商隐、郑繇、崔曙、卢鸿一、张彪、岑参、郑颢、郑损等一大批郑州诗家助推,引领中国古代文学迈向诗作的妙境。

  在唐诗队伍中,郑州方阵是引吭,少了《三吏》《三别》,少了《琵琶行》《长恨歌》,少了《无题诗》,唐诗还能是中国文学史中让人荡气回肠的黄钟大吕吗?

  郑州自古便被人们称为天下之中,在中华民族生活创业的广袤大地上,她一直处在中心位置,发挥着维系八方、通衢天下的交通枢纽作用。

  传说早在黄帝时期,面对沃野平原的自然条件,郑州人便发明了轮车,诞生了中国最早的交通工具。到了以郑州为都的夏代,车业已经相当发达了,夏王朝专门设置了管理车辆的“车正”。考古发现,郑州商代遗址出土的文物来自四面八方,说明做为商代王都的郑州已是交通天下。随着陆路交通和工具的进一步发展,春秋之后地处天地之中的郑州,更成为天下南来北往、东进西出的通衢。

  交通业的发达带来的便是贸易的繁荣,我们今天看到的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商业故事“王亥服牛”“弦高救国”,最早的保护商业的法律“子产政商盟约”,最早的与商业有关的成语“自相矛盾”、“买椟还珠”“郑人买履”等都出自郑州。在中国北方地区陆路交通时代,交通枢纽便已在郑州定鼎。

  公元前360年左右,北方第一条人工运河在郑州开挖。将黄河与汴、颖、汝、泗等水连接,形成黄淮平原上的水运大通道——鸿沟,促进了区域经济文化的大交流。

  公元605年,隋炀帝开凿大运河,以黄河郑州段为起点,向南开通济渠至扬州,向北开永济渠到涿郡,形成贯通中国南北水运交通大动脉。作为通济渠与永济渠的交汇处,郑州继陆路交通之后又成为连南贯北、沟通东西的水运交通枢纽。陆路与水运交通枢纽的叠加,使郑州管城驿商旅往返,船乘不绝,工商业空前繁荣。由于车马络绎,通夜难于宵禁,郑州太守奏请朝廷批准,在城外建新驿站,成为全国最大驿站之一,刘禹锡为此专作《管城新驿记》,记述了郑州新驿站盛景。

  十九世纪末,铁路交通传入中国,在勾画铁路大动脉时,尽管郑州已风光不再,但中立天下的枢纽地位,使人们将目光再次瞄向郑州。最终,人们放弃了省会开封,不仅将贯通南北的卢汉线放在了郑州,还将连接东西的陇海线也放在了郑州。两条铁路大动脉在郑州交汇,使郑州在新的交通时代又成为全国铁路交通枢纽。

  从陆路到水运,从水运到铁路,从铁路到航空,郑州每个时期都能做到精彩转身,这是郑州区位使然,是社会发展规律使然,更是郑州中立天下不断接纳新时代的胸怀使然。郑州成就了交通业的发展,交通业也使郑州更为繁荣。轮车在三千六百年前将郑州推向当时世界最大城市的地位,船舶在一千三百年前使郑州成为天下驿站之最,火车用呼啸的汽笛将千年的古都从沉睡中唤醒,现代航空开启了她的新征程。

  从西山古城算起,郑州已经有了5300年的城市发展史,从商代亳都算起,郑州已经成为世界城市群中发展没有中断的年龄最长的城市。历经风雨沧桑,她依然生机勃勃,肩负着振兴中原的重任,向着新的发展目标迈进。

  历史郑州不是一座县城,更不是火车拉来的城市,她是一座被现代火车隆隆车轮声唤醒的三千年王都。

  阎铁成,郑州人,1977年考入河南大学历史系学习,毕业后供职于郑州市委政策研究室、商务局、文物局、市人大等部门,兼职中国古都学会副会长、中华之源与嵩山文明研究会副会长、河南大学教授、郑州大学历史学院教授、郑州大学研究生院导师、郑州师范学院教授、郑州工程技术学院教授等。长期关注并研究中华文明史和中原历史文明,所提出的郑州为中国大古都的观点,得到国内学术界的响应和认同,中国古都学会历经十年研讨后作出决议,郑州可与北京、西安、洛阳、开封、安阳、南京、杭州一道并称为中国八大古都。

http://cialisonlinetg.com/zhengzhou/171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